宁颂_第五百零九章 李代桃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百零九章 李代桃僵 (第1/3页)

  看着可足浑几人全部毅然决然地摸了自己的脖子羽真雷脸色的惋惜之色一闪而逝。

  他很清楚这几人最终之所以会选择自我了断是受制于忠诚。

  他们作为鲜卑族人一直遵循着忠诚于可汗的传统。

  海尹作为前任的鲜卑可汗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父亲般的存在。

  而且海尹以前在位的时候对他们也很是关照。

  就比如可足浑他虽然也算是鲜卑的贵族之后,但是他们的家族早就没落了。

  他们家族中的男丁基本上都已经战死在了战场之上。

  可即便如此他们可足浑一族却依旧能够在鲜卑族中稳居贵族之位,这一切都是因为海尹当初的关照。

  因此在羽真雷说出海尹还活着的时候,可足浑和剩下的几个草原士卒就只剩下了两条道路可以走。

  第一条便是努力杀出去然后将海尹未死的消息传出去。

  这样虽然做到了对鲜卑族和万俟岳勒尽忠职守,但是却算是背叛了海尹。

  而反过来如果他们就此投降然后被大虞人俘虏那又是对鲜卑族和万俟岳勒甚至是狼王神的背叛。

  当然了他们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跟这些大虞人拼死一战。

  虽然这可能是最佳的选择,但是他们还是考虑到海尹和羽真雷都在别人的手里如果他们拼死抵抗可能会因此惹恼了这些大虞人。

  到时候这些人难免会因此而为难海尹。

  这样的结果他们也是不能接受的,于是为了做到对任何一方都尽忠职守可足浑他们只能选择直接抹脖子自我了断。

  “公子这些人的尸体能不能派人埋葬一下,我不希望他们最后成为野兽口中的食物!”

  羽真雷走到了这些尸体之中有些伤感地对着李毅说道。

  “这到底没问题!不过他们身上的这些衣服我们需要借用一下!”

  “这倒是没什么,我们草原物资向来是匮乏人死的时候身上的衣物最后都会留给亲人的,所以这些光着身子下葬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羽真雷对此却没有什么异议。

  于是在李毅的指挥下这些被杀的草原士卒很快就被众人抬已进了树林。

  “这他娘的衣服上都是血迹,等到那些草原蛮子来了之后他们会不会看出端倪啊?”

  黄不疑此时正将一件带血的破皮袄往身上套。

  由于这件皮袄的主人之前是被砍死的,因此皮袄的前面有着一道剑痕而且周围还有殷红的血迹。

  “不用担心,这些草原人的衣服本就破烂不堪,而且他们这一路南下也参与了不少战斗身上有些血迹也算是正常的。”

  李毅却是不以为意道。

  在他看来现在的草原大军唯一的目标就是抓紧时间将皇陵的地宫炸开,他们根本就不太可能过多的关注这些留守的人。

  “对了米义人他们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李毅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开口询问敬子正道。

  “刚才我们一接触这些草原人就给林子里的人发出了信号,所以藏在林子中的那些家伙立刻就开始逃跑了,要不是我们人多现在那些家伙恐怕全部都跑了!”

  敬子正说道。

  “这么说来里面的那些家伙都被处理干净了?”

  安肃闻言一脸兴奋地问道。

  “还有几个狡猾的家伙逃了,不过米义人已经带着人去追了应该逃不了多远!”

  敬子正摇了摇头说道。

  李毅闻言也并没有太过担心,毕竟米义人的本事他还是很清楚的。

  如果这些人是在别的地方米义人或许还会拿他们没办法,但是作为猎人的米义人在树林里追击几个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很快米义人就带着几个人走出了树林。

  当他来到李毅的身边后他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显然树林里的事情他已经处理完毕了。

  半个时辰之后躲在树林里的众人都感觉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他娘的这帮该死的直娘贼,到现在还不来!”

  齐朝一口吐掉了自己嘴里咬着的树枝骂道。

  “耐心点这些草原骑兵为了避开老淮南王他们肯定是要多走很长一段路的,而且他们人生地不熟的难免会多这些弯路。”

  敬子正却丝毫不急他一脸悠闲地靠在一棵大树旁。

  “你们说这帮该死的草原蛮子会不会是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