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颂_第二章 鬼谷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鬼谷门 (第1/3页)

  悲惨的生活有时候真的会像狗皮膏药一般只粘着你一个人,直到将你折磨到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一种叫美好的东西。

  这就是李毅这些天对这个世界最清晰的认识。

  自一年前的夏天开始,他生活的泗州就陷入了干旱之中。

  当时滚热的太阳就像是肆意的暴君一般愤怒地挥洒自己的热量,就连原本轻抚的风在太阳的胁迫下都变成了旱灾的帮凶。

  李毅眼睁睁地看着原本绿色的家乡开始慢慢地变成了枯黄色,原本也算是鱼米之乡的泗州也很快陷入了灾荒之中。

  当大片的植物枯死之后,大地也像饱经风霜的老人一般不断地皲裂。

  即使偶然能够下一两场小雨,也是落地后瞬间就蒸发干涸。

  这不禁让李毅想起小时候背过的那些诗句:上苍久无雷,无乃号令乖。雨降不濡物,良田起黄埃,飞鸟苦热死,池鱼涸其泥。万人尚流冗,举目唯蒿莱。

  但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毕竟农作物没了还能顶一段时间。

  但是随着干旱的时间越来越长,原本的大河湖泊也全部都干涸,就连村中的水井最后都只能打出泥浆。

  都说天灾之后必有人祸,随着干旱的和饥荒的持续,大量的人们变成了流民。

  而一旦流民这个群体形成之后,不可避免的有部分流民就会变成暴民后者盗匪。

  这些原本被灾害折磨的可怜人很快就会加入灾害称为灾害的实施者。

  当饱受饥饿和干旱折磨之后,这些原本的顺民会很快抛弃自己的道德观和价值观。

  于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会很快成为他们的最佳选择。

  而不幸的李家就成为了这些人的目标。

  父亲哥哥被杀,母亲和姐姐被辱后自杀,一夜之间原本还算富足的李家一下子就彻底崩溃了。

  随之崩溃的还有李毅的心,哀莫大于心死,此时的李毅对于这个世界只有仇恨和警惕。

  “别担心,我们没有歹意!”

  柳羽将一小碗粥端到那孩子面前。

  看着碗里的粥,那孩子一把就将粥碗给抢了过来,然后猛地往嘴里倒。

  即使这粥还有些烫,但是他依旧狼吞虎咽。

  “慢点吃,别着急。”

  柳羽又将两块麦麸饼子递给了他。

  那孩子也不客气,将已经空掉的小碗往床边一搁,然后一手拿着一块麦麸饼往嘴里塞。

  麦麸饼子本来就粗糙,加之他吃的又比较急很快这麦麸饼就噎在了他的喉咙里。

  他伸长了脖子想要把麦麸饼子咽下去,但是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很快他的脸就变得通红。

  道人此时将自己手中的茶壶递给了他。

  他也不嫌弃,对着壶嘴就是一通猛灌,好一会儿才将噎在喉咙里的麦麸饼子顺了下去。

  直到他讲两块麦麸饼子彻底吃完,那道人才悠悠地开口。

  “李小子现在可以磕头拜师了吧!”

  “爹!您这是玩真的啊?”

  柳羽本来只以为自己的父亲是玩笑之语,没想到他却是来真的。

  “拜你为师能给父母报仇吗?”那小孩再次开口。

  道人微笑捋须然后摇摇头。

  “任何的仇怨都是因果,需得你自己去了解,我不插手。”

  “那拜你为师还有什么用!”

  虽然这孩子稚气未脱,但是他的言语中却带着坚定和决绝。

  “拜我为师,我可以教你本事,只有你拥有了本事你才能逍遥这天地间,才有能力去了结这因果。”

  那孩子听完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给出自己的回答,只是皱着眉头在沉思。

  一旁的柳羽看的都有些心焦了。

  虽然自己这个父亲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他培养弟子能力即使是自己的师傅玉真子都佩服不已。

  “我父亲虽然看似不靠谱,但是他培养的徒弟的确都是难得的高手。”

  想了一会儿,那孩子从床上爬了下来,然后跪在地上对着道人猛磕三个响头。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李毅叩拜!”

  叩拜完成后李毅将道人的茶壶捧过头顶献于道人。

  道人将茶壶接过将壶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